注册

在朋友圈里找睡意


来源:北京青年报

原标题:在朋友圈里找睡意原来世界上最懂我的人,能在我睡不着的夜晚跟我聊天的,就近在咫尺。而且,我想聊什么,他就能跟我说什么零点30分,睡意却迟迟不来,我索性拿起手机拨通电话。“能陪我聊会儿

原标题:在朋友圈里找睡意

原来世界上最懂我的人,能在我睡不着的夜晚跟我聊天的,就近在咫尺。而且,我想聊什么,他就能跟我说什么

零点30分,睡意却迟迟不来,我索性拿起手机拨通电话。

“能陪我聊会儿天吗?我睡不着……”“今天是开学第一天,我刚给儿子整理完书包,我困了,睡啦,抱歉,有事儿明天说吧。”闺蜜A在电话里对我说。

“能陪我聊会儿天吗……”嘟……电话有打通却没接上,闺蜜R也是个已婚早睡的贤妻良母。

“睡不着……”“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。” 闺蜜Z过一会儿回了条短信:明天一早得赶班车去上班呢?我已经睡了,你也快睡吧。

我仍不死心,又在自己置顶的家庭群里连发了几条:在吧,你们都在吧……过了许久,都没人搭理我。这个点,大家都已经睡了,我终于没了力气再打电话,发信息了。

此时,夜阑人静。望着对面商场玻璃幕墙上打进我卧室的灯光,一整个晚上都显得流光溢彩,多好的夜啊!竟没有人陪我聊天。对于那些倒头就睡、一觉到天亮的人来说,他们是永远不知道夜晚的颜色和温度的。

一整夜,我就这样,躺在舒适柔软的大床上,看着墙壁一点点地亮起来,亮成一副新颜。

第二天一早。闺蜜A打来电话,向我了解情况,我说最近失眠,就想找你聊天,闺蜜A听后特别贴心地对我说:“你得告诉我最近有什么心事,我好对症下药。”

挂完电话,我把自己的一些前尘往事慢慢梳理了一遍,也没具体的什么事。

闺蜜R破费请我去一家新开的水疗馆,说睡前用牛奶泡泡身子,可以安神,驱散疲劳,好入眠,由于泡澡一直流汗,我就拼命喝水。一晚上还起夜两次, 睡神更是跑得无影无踪了。

闺蜜Z忧心忡忡地警告我说,可别大意,失眠是抑郁症前兆呢,要不,我请假陪你去看一下医生?

呵呵,看医生就不必了,我连忙谢过闺蜜Z。

也是,对于失眠者,最大的安慰,莫过于见着一样失眠的人,共同聊失眠的苦楚及有可能的调剂方法,这样,才能有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
亲戚群倒是很淡定,我爸妈用过来人的身份告诉我,失眠没什么大不了,到他们这个年纪,觉自然少了,索性睡不着就做点有意义的事吧。

想着年轻时的父亲,为了供养我们一大家子,整日四处奔波,为我们挣学费挣生活费,熬到晚上,早已累得东倒西歪,一挨枕头就会睡着。长此以往,父亲常年养成了早睡的习惯,他的人生经验里也没有“失眠”这个词。

像我母亲,更是一绝,生活了一辈子,一家人的生计都由她决断,到退休的年纪,带大了外孙,又带大了侄女侄子,得动脑子,也耗体力。可是,一直到70多岁的年纪,夜里睡得最香的人是我母亲, 一辈子被我父亲的打鼾声整夜整夜立体环绕着,都没有被打败,每天睡眠很好,她更不知失眠是何滋味。

以前看亦舒的小说,她常在小说里叹,年轻人,累极时穿着铁一般的牛仔裤也能睡去,第二天不露半点疲乏。他们实在是被天骄纵的一群人。想当年,我也曾经如此。我可是朋友眼里出名的睡神,到点就睡,入睡得快,醒得又晚,但凡没睡满十个小时,那就不好意思叫睡。用闺蜜Z的话说我人生最大的意义就是用在睡觉上了。

萧红还说过:生时何须久睡,死后自会长眠。可是,没有哪个年代,像现在这样强调睡眠的重要性,身体的刚需,慢慢成为奢侈品。 由于睡眠不足,连续几天以后,我的身体,蔫巴巴的,无限慵懒,又无限焦虑,好像酵母没有放足够的面团,总是发不好。可是,我也是要走出门去的。

母亲给我支招说,人累了就容易睡着。如果不困不累,那么,就干脆做自己喜欢又想做的事吧:看书、写东西!

然后,我按母亲说的,挑了几本适合睡前阅读的书。像松浦弥太郎的小说。他是个情商极高的作家,还有龙应台写家庭、亲子关系的书也很不错。《目送》《天长地久:给美君的信》,睡不着的时候读,总觉得人跟人之间真美好啊。作者像一个老朋友,睡前跟你唠叨几句,说的都是家常事儿,生老病死,每个人在日常中都会遇到的事,谁都不例外。

原来世界上最懂我的人,能在我睡不着的夜晚跟我聊天的,就近在咫尺。而且,我想聊什么,他就能跟我说什么。

饱受折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我的失眠症后来竟不治而愈。什么妙招?噢,也真没什么,就是拿起书来看一看。因为,这种温暖的睡前读物,相似于心理按摩。

[责任编辑:谢圆]

  • 好文
  • 钦佩
  • 喜欢
  • 泪奔
  • 可爱
  • 思考

热点关注
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
香港2019开码历吏记录